残疾人的婚姻憧憬
发布日期:2012-12-16     来源:玉溪新闻网

玉溪新闻网讯(记者  郑云华  /图)美满幸福的婚姻生活是每个成年人都向往的事,残疾人也不例外。他们虽然没有健全的体魄,可他们和健全人一样有着丰富的精神世界,渴望爱与被爱。但由于身体的缺陷、经济的窘迫等诸多因素,他们在通往婚姻殿堂的道路上品尝着艰辛和苦涩,也收获着甜蜜和幸福。

  我也想有个家

   目前,我市有残疾人17.8万人。近几年来,玉溪市在残疾人就业、教育、康复上成果显著,然而,由于身体的缺陷、经济的窘迫等诸多因素,结婚成了残疾人在就业和教育以外的另一个难题。

   1月31日,当记者见到李开学时,他已经骑着三轮摩托车在约好的岔路口等着我们。在他的带领下,经过几条弯弯曲曲的小巷,我们来到李开学的住处。这是位于红塔区北城街道陆家屯村的一间老民居,房子虽然不大,但一点也不觉得拥挤,物品摆放得井然有序。

   李开学自幼患上小儿麻痹症,走路一瘸一拐,但在一些人眼里还算是幸运的,因为他残疾不算严重,能走路、骑车,有自理能力,每月有500多元的工资,空闲时跑跑摩的又有几百元收入,但李开学总感觉生活少了些滋味。

   “我原来在北城莲池水泥厂搞称重过磅工作,一干就是20年,去年水泥厂停产后,现在在一家私营企业打工,还是搞老本行,称重过磅。”李开学告诉记者,普通人下班后,都有老婆和孩子相伴,以前父亲在世时还有个说话的人,但自从五年前父亲过世后,每天就他一个人在这间房子里孤单地进进出出,下班回到家仰面倒在床上,深深的疲惫和孤独向他袭来,如果能有个女主人那就像个家了。

   “以前不敢想结婚,总觉得自己会误了人家,今年都42岁了,说不想结婚肯定是假的。”李开学打开了话匣子。这么多年来,李开学断断续续相过几回亲,但最终都不了了之。其中一个研和姑娘是朋友介绍的,个子很高,长得漂亮,是个健全人。提到这个姑娘,李开学的眼中有了些神采。那段时间,李开学一有空就约这个姑娘吃饭逛街,姑娘也不嫌弃李开学腿不好,慢慢地两人进入了热恋。

   后来,他们见了双方父母,谈到了婚嫁。“她的家人都很喜欢我,我父亲也很喜欢她。但经过痛苦的心理挣扎后,订婚前两天我还是放弃了,并不是不喜欢她,只是觉得自己配不上她,我是个残疾人,又穷,当时就想不能把她给误了。”李开学回忆说。

   随着年龄的增长,好心的朋友给他介绍了一个离异女人,但相处后女方嫌他没房子、工作不好。

   后来在家人的安排下,李开学认识了一个残疾女孩,“她语言有障碍,我自己残疾了,再找一个残疾的,一是怕影响后代,二是我经济条件不好,有点自卑。”

   “我现在挺想找个伴,想有个家,不过这谈何容易。”李开学说。

   北城街道北城20组的李跃葵是因车祸导致残疾的,高位瘫痪的他虽然渴望幸福但却不敢触及婚姻。

   1994年,24岁的李跃葵由于车祸,导致下半身瘫痪。“时间会慢慢沉淀,有些人会在心底渐渐模糊,用遗忘诠释短暂的幸福!”李跃葵的QQ签名上这样写着,但是说起那段已经逝去的情感时,他神情黯淡:“残疾人找女朋友,困难是你们正常人无法想像的。”

   他告诉记者,如果没有这场车祸,他应该25岁就会结婚了。“当时有个女孩很喜欢我,车祸后,她表示想嫁给我照顾我,但被我拒绝了。这辈子都坐在轮椅上了,什么都给不了她。”

   多年来,李跃葵的父母及亲戚从没有给他介绍过女朋友,“大家都知道我的情况,也怕拖累女方,我们残疾人的婚姻和正常人不一样,现在我没能力也没条件谈结婚。且不说是否有人愿意嫁,光想到婚后如何维持生计我就头大,总不能带着媳妇一起啃爹妈吧,所以在婚姻问题上,我一直没敢考虑。”李跃葵说。

   不少单身残疾人爱好广泛,情感丰富。但谈起婚恋,多数人表示“可遇不可求”,更有残疾人对此避而不谈。  

  残疾人家庭维系不易

   “在很多人看来,残疾人应该和残疾人结婚,但我们本身行动就不方便,如果再找一个残疾人,过日子更不容易。”在采访中,不少残疾人这样说。可是,残疾人要找个健全的人婚恋又谈何容易?即便一些健全人愿意,也会受到其家庭的巨大压力。

   “不怕大家笑话,我已经在办理离婚手续。”28岁的小伙子小京(化名)苦笑道。近日记者在中心城区某按摩店见到了小京,“你好,哪里不舒服?”小京是盲人推拿师,也是这个店的老板,见有顾客推门就起身热情地打起了招呼。眼前这个小伙子,身高1.75米,长得挺秀气。小京是高中时视神经萎缩导致的低视力。这场突如其来的变故,让他看这个世界就像蒙上了一层纱。而今,要相距他很近的物体,他才能看得见。

   小京告诉记者,他的妻子小琴(化名)是个健全人。2007年底在父母的介绍下,他认识了小琴,小琴家在农村,条件不好,短暂的交往后,觉得对方不错,2008年8月小京用光了父母的积蓄风风光光地把小琴娶回家。

   刚结婚时,日子过得还算和睦,但这种情况只维系了两三个月的时间,“结婚没多久,她就开始嫌弃我,从来不把我介绍给她的朋友,我们的收入本来就不高,她花钱又没节制,矛盾也就有了。再后来她常常借故加班,很晚才回家,到最后这个家几乎成了旅店,我母亲见不惯说了几句,她还对我母亲恶语相加。这种紧张的关系持续到2011年6月,她搬回娘家。”

   “期间我也找她谈了几次,努力想要挽回,但最后都以争吵收场,我们的价值观、人生观越来越不在一条线上,光靠我努力很难再过下去。”小京苦笑道。

   在走访中记者发现,婚后致残导致离婚的家庭很多。家住北城街道东前村委会木瓜营的朱志龙本在一家私营企业搞化验工作,企业倒闭让没了工作的他开始抑郁,并最终导致精神问题,基本丧失工作能力。变故让家里的生活变得艰辛,没多久,不堪重负的妻子带着3岁的孩子离开了这个家。如今,朱志龙和年迈的残疾父母靠着低保相依为命。

   现在,残疾人结婚难,婚后维系更难,如何让残疾人这个群体拥有幸福的生活值得大家关注。据了解,目前,社会关注更多的是残疾人的基本生活保障、医疗卫生、康复服务等物质层面,对于残疾人婚恋关注甚少。“这确实是工作空白点。”市残联相关工作人员说。

  残疾人也可让家庭幸福

   残疾人想要拥有爱情,虽然很难,可现实生活中也有一些残疾人获得了甜蜜的爱情,一些人不但找到了健全人,还结婚生子,小日子过得有声有色。

   在北城,殷美琼的名字很多人都不陌生,这个43岁的残疾女人有一家养牛场。殷美琼从2岁就患上小儿麻痹症,走路一瘸一拐。她小时候就察觉到自己与别人不同,但这并没有给她带来太大的困扰。“从小家里人就对我很照顾,生活虽然不富裕,但是日子还是过得挺愉快的。我也没有受过很大的挫折,周围的亲人朋友对我都很友好,我还没有见到一个歧视我的人。”殷美琼说话的时候总是充满了笑容。她很早就出来工作,曾经开过服装店,后来又养牛,到现在发展成养殖大户。

   她的丈夫是一个健全人,对她不离不弃,两人已经生活了20多年。夫妻二人靠自己的双手,盖了房子,把养牛场经营得有声有色。殷美琼说起自己的家庭时幸福的表情洋溢于脸上,“我和老公他主内我主外,无论夫妻间有多大的矛盾、争吵多么激烈,他都不会用‘残疾’这个字眼伤我的心。遇到困难时,相互扶持,共度难关。我的两个女儿很乖,又孝顺。夫妻和睦、女儿乖巧,我很幸福。”

   同样,北城莲池9组的李红光也用自己的阳光向上赢得了爱人的心。患小儿麻痹症的他很独立,高中毕业后找了份工作。为人热情的他遇到了在食堂打工的妻子,一开始还担心对方父母会介意自己的身体问题,但妻子一直安慰他,说她找的是他这颗心。

   果然,小伙子的体贴善良赢得了对方父母的心,他们放心地将女儿托付给他。两人结婚14年,女儿已经上小学6年级了。李红光说:“残疾人一定要做到身残志坚,克服心理上的自卑感,一定要有一种积极上进的心态,用心经营必定能开出美丽的花朵。”    

  记者手记

  残疾人需要更多理解和支持

   记者在有关残疾人婚恋话题的采访中,遇到了许多身残志坚的朋友,他们当中的很多人都有着多种兴趣和爱好,他们的精神世界甚至比很多健全人还要丰富。可面对婚恋,他们总感觉有些无奈,有很多人甚至避而不谈,找不到合适的另一半成了他们心头的一块伤疤。一方面,他们渴望交友;另一方面,他们面对肢体正常者,常常感到自卑。记者在调查中发现,社会各界对残疾人的关注,更多的是在就业和康复方面。其实,每个人都需要社会生活,也需要家庭生活,残疾人群体是社会的一个部分,他们甚至比健全人更需要家庭和社会的理解与关爱。

   残疾人在搭建起亲情港湾的同时,也在构筑着整个社会的和谐。我们真诚地期望,社会各界对残疾人婚恋能给予更多的关注,让残疾人除了能像健全人一样接受教育、平等就业的同时,也能拥有幸福的婚姻生活。

友情链接:    >>> 更多链接 >>>

小草残疾人网 旗下网站   版权所有:兰草之恋  邮箱:957669492@qq.com

Copyright© 2010-2017 hunlian100.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苏ICP备1022495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