夫患病妻陷无性婚姻 婚外寻蓝颜
发布日期:2012-12-16     来源:楚天金报

   男主角档案:金亚平 49岁 装修行业

  女主角档案:胡婉英 43岁 民营公司员工

  记录人:记者 应子

  时间:2012年11月18日

  地点:光谷某单位院内

  起因

  一次聚会让胡婉英开了眼界,发现了另一个世界的精彩,原先对丈夫压抑许久的不满集中爆发出来。她选择了沉沦,开始结交异性好友。当她与异性好友的暧昧关系被丈夫发现时,胡婉英却振振有词地说这一切都是因丈夫的难言之隐而起。而且,她交朋友的事也征得了丈夫的同意,他们之间曾有一个口头的“三年之约”。

  焦点

  胡婉英对丈夫有什么不满,导致她有了婚外异性好友?他们夫妻间的“三年之约”到底是什么?

  【他说】

  因为爱她 所以立下荒唐之约

  与金亚平并排站在一起时,胡婉英有意和丈夫拉开了距离。落座在长椅上,胡婉英还特地往外挪了挪,表现出刻意的生疏。金亚平感受到了妻子的冷落,有些讪讪的,却没有一句责备的话。他静静地坐着,只有谈到与妻子初谈恋爱时的情形,脸上才浮现一丝微笑,不过很快被无奈代替。

分居风波

  半个月前的一天,我在家休息。临近中午,妻子胡婉英还没回家,我开始做饭。胡婉英工作的地方离家很近,她不喜欢在外用餐,每天都会回家吃饭。想着胡婉英曾跟我说过,最近秋燥,最好多喝点稀饭,我便开了火细细地熬粥。

  正忙活着,胡婉英回来了。看到我做饭,她不但不欣慰,反而挑剔地指责我连最简单的稀饭都不会做:“你将火开这么大,浪费煤气!熬粥要用小火的!”

  其实,我已起身准备将火关小,可听到胡婉英冷冰冰的话,我心里也来了气。在此之前,我已经多次看到胡婉英和一个男人同出同进,醋坛子早已打翻了。现在她还四处挑刺,让我心里着实不爽。我没好气地回了一句,没想到就捅了马蜂窝,胡婉英和我吵了起来。好好的一顿中饭在吵架声中结束。到了下午,她仍然没有消气,丢下一句“离婚”,然后头也不回地跑了出去。“离婚”已经是胡婉英这三年来的口头禅了,凡遇到不顺心的事,她就喜欢把这两个字挂在嘴边。每次,我都想没必要为一点小事闹离婚,于是那天,我立即出去追她,求她回家。然而,她像是拿住了我的命门,不但不给我台阶下,还借机闹了起来。我忍无可忍,拉着她就往家里走。她借此怪我打她,一个人冲回家里收拾行李,住进了招待所。

  整整两天,胡婉英一直没有回家。我守着空荡荡的房子,悲从中来。我能怪谁呢?只能怪自己不争气,得了那种病,惹得老婆嫌弃,生了外心,和别的男人勾勾搭搭。我越想越觉得悲凉,还是向她说说软话,求求情,两个人好好过吧。

  以我对胡婉英的了解,她和我吵架后一般会去同一家招待所。于是,我找了过去,没费多大劲,就查到了她所在的房间。我本想向她道歉,说服她回家,哪知推门一看,房间凌乱,两张单人铺上的被窝乱糟糟的,烟缸里还有半截烟头。看来,我不是第一个来到这个房间的男人。

  我的委屈再次化作怒火,又和胡婉英吵了起来。这次,胡婉英坚决不承认做出过对不起我的事情,还说我爱疑神疑鬼,“我和你一天也过不下去了,我们离婚!”

  我们曾经很爱对方

  我和胡婉英是经人介绍认识的。虽说之前没见过面,可第一次见到胡婉英,我就对她很满意。胡婉英的个头很高,人品也不错,一双灵动的大眼睛很让我心动。

  和我谈恋爱时,她每次去我家都帮着干活,我觉得和她在一起可以撑起一个家,便下定决心和她结婚。那时候我家境不好,可为了娶她,我将多年的积蓄拿出来办婚礼,打家具。胡婉英那时对我也很好,情到浓时还说过会一辈子对我好,再苦再累也不怕。

  我们的感情一直不错,孩子出生后,我们的小家更是增添了不少欢乐。我虽然很节俭,对胡婉英却非常大方,流行的服饰穿戴,我都给她添置,她是我们那一片吃穿戴最好的女人。直到9年前,我得了一种男性病,夫妻生活方面有些力不从心,胡婉英对我的态度就变了。最初,她和我一起四处求医问药,较有耐心地等待我康复。可见我的病没有起色,她慢慢有了怨言,总觉得和我在一起亏了,我们的感情渐渐淡了下来。

  为了弥补对胡婉英的缺憾,同时考虑到孩子长大后经济压力比较大,我答应胡婉英的要求,带她到武汉来打工。到武汉后,我做装修,她做些零工补贴家用,日子倒也还过得去。

她的“异性好友”

  一转眼到了2008年,我应老乡之邀去了广州工作。那是我第一次和胡婉英分开,只分离了短短3个月,我便因思念她心切,急匆匆赶了回来。可是,迎接我的不是她热切的拥抱,而是一张男人的照片。

  我记得很清楚,那天我回家时,胡婉英并不太热情,她吃完饭就说晚上要加班,匆匆忙忙地走了。我心里隐隐有些不安,却不知从何说起。也许是冥冥之中自有安排,我无意翻开了胡婉英留在家里的手包,并看到了一张照片。照片的背景是武汉市某著名的景点,一个大约50岁的男子静静地站着,在照片的正中央微笑着。

  我觉得不对劲,胡婉英的包里藏一个男人的照片干什么呢?我不在的这几个月里,她很少给我打电话,对我非常冷淡,会不会与这个男人有关呢?

  我立即查了她的通话记录。胡婉英是个不太会玩手机的人,她不会发短信,更不会删除通话记录。结果,我发现她与一个手机号码通话频繁,每天要打三四十个电话,我悄悄记下了这个号码。

  光有通话的证据还不能证明胡婉英做了对不起我的事,我决定跟踪她。这一跟踪还真发现了问题,我发现有个男人经常接送胡婉英上下班,有时候中午午休时,他们还一起逛超市。两个人同出同进,有说有笑,不知情的人还以为他们是两口子。我仔细打量过那个男人,发现他正是照片上的那个人。

  我是个眼里容不下沙粒的人,当即冲上去质问那个男人与胡婉英的关系。胡婉英见我冲上去,连忙抱住我,让那男人离开。她对外人的袒护让我很心痛。回到家里,她向我坦白说:“他叫林世杰,开了一家五金店,为人很老实本分。我们是好朋友,你不在的日子,他经常照顾我。如果你反对我和他来往,我们就离婚!”

  我不明白,如果他们之间是纯洁的友谊,为什么胡婉英会为了他和我反目,非得离婚?为了证实自己的猜测,我天天跟踪胡婉英,她和林世杰的亲密关系一点一点地暴露出来。有几个早上,我打算送胡婉英去上班,她总是扭扭捏捏不答应。于是,我假称自己去上班,站在隐蔽的巷子口蹲点。果然,我“走”了没一会儿,林世杰就骑着车出现在我家附近,然后我看到胡婉英亲昵地坐在他的车后面,两人朝着胡婉英上班的方向开过去。

  这几年来,我多次提出让胡婉英与林世杰中断联系,可她总不答应。如果我说多了,她就以离婚相要挟。我能理解她守着我不容易,因为爱她,所以立下荒唐之约,可是,她也不能做得这么明目张胆吧。

 【她说】

  他许我三年自由 临到头却反悔了

  不尽如人意的婚事

  其实从一开始,我就不是很喜欢金亚平。当初,我妈先看上了金亚平,收了他家的聘礼,我在没有充分了解他的情况下和他确定了恋爱关系。

  可是相处下来,我发现金亚平很小气。他有记账的习惯,和我谈恋爱时,每一分钱的开销都记了下来,甚至有一次和我出去逛街,他请我吃了一根冰棍都记在账本上。当我无意中翻到这个账本时,我倒吸一口凉气,觉得他不适合做我的丈夫。我要求妈妈去他家退婚,可妈妈叹了口气,说我们家已经将金亚平送来的礼金花完了,“他这个小伙子勤劳持家,你和他在一起不会过苦日子的。”

  木已成舟,我没有办法,只得硬着头皮和他结了婚。所幸,婚后他待我还算不错,我们的感情也还可以,偶尔有些小争吵,倒也正常。只是,令我很生气的是,每次和我吵架,金亚平总爱说:“你是我拿钱买来的,我想怎么样就怎么样。”这句话很伤害我。

  9年前,金亚平得了病,其实并不是他所说的男性病,而是脏病。医生说,他的病要忌口,不能抽烟喝酒。但是他不听,依然喝酒抽烟,熬夜打牌,导致病情反复,没了彻底根治的可能。

  我不是嫌弃他得了病,而是恨他做了对不起我的事。起初,我带着他四处治病,是希望和他好好过日子。可越到后来,我越替自己不值,为什么我非要守着一个背叛自己、背叛家庭的人呢?

  我很苦闷,穷一点苦一点,我不怕,自家男人背叛了自己才是真正的伤心。我向金亚平提出了离婚,可他不同意,后来,他转而提出让我在外面找个男人。我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又重复了一遍他的话。金亚平沉默了一会儿,没再说话。后来,他说:“我希望你顾全这个家,不要离婚。以后,你可以和别人交往,但一定要找个本分人。还有,你和那个人的交往顶多维持3年,3年后,你就收心,和我好好过日子。”

  坐在一旁的金亚平连连否认自己曾许下过这种承诺,胡婉英深深地看了他一眼,肯定地说:“就是你说的!”

  我找的只是蓝颜知己

  我当时以为这只是金亚平的权宜之计,他说这番话的目的是想把我留在他身边。我没把他的话当回事,只想和他离婚,重新寻找自己的幸福,可是金亚平不愿放手。郁闷之时,我和好朋友一起去唱歌。那时,金亚平正好去了外地打工,我平时也比较闲。我记得那天,好朋友带了几个和我们同龄的男男女女助兴。唱到中途,我猛地发现,在昏暗的灯光下,平时老实本分的好朋友竟然和其中一个男士搂搂抱抱。更令我诧异的是,一会儿工夫,几对男女居然都搂到了一起,旁若无人地亲热着。

  从KTV包房里出来后,我问好朋友和那男人是什么关系,她冲我神秘一笑:“好朋友!”她还笑我活得太死板。我突然就开了窍,既然金亚平已经默许我可以在外面“玩”,我为什么还要自己为难自己?于是,在朋友的穿针引线下,我很快和林世杰走到了一起。不过,我们只是好朋友,在一起说说话、聊聊天,精神上互相有个依靠,并不是情人关系。林世杰快50岁了,没多少钱,我就把他当好朋友。

  这几年来,我和林世杰一直保持着纯洁的友谊,我们交往也是很有分寸的,并不像金亚平想的那样。相反,金亚平的跟踪让我在同事面前很没有面子,他会冷不丁地冲出来大吵大闹,还要打林世杰。如果我和林世杰真是情人关系,被他这样吵闹,我还觉得值。可是,他不分青红皂白,无端怀疑我,我越是来气,越想和他离婚。

  比如最近一次,他去招待所找我,看到床上乱七八糟,烟缸里有烟头,就此断定我与林世杰有染。如果真是那样,我们何必睡两张床,干脆挤一张床得了!那个烟头是我进去之前就有了,服务员忘了收拾干净,他就赖到我头上,说我和林世杰在宾馆约会。这话说得太难听了,他太不信任我了。

  我和他的日子没办法过下去了。“三年之约”是他提出来的,现在他反悔不说,还冤枉我与林世杰有问题。我真是有苦说不出,明明是他生了病,先做了对不起我的事,让我守了这么多年的活寡,为什么还要冤枉我呢?我受不了他,现在我只想离婚,速速了结这段从一开始就没有爱的婚姻。

  (口述实录 文中人物为化名)

  【碰撞】

  少年夫妻老来伴

  胡婉英与金亚平两人争执的焦点在于,金亚平患的病因以及胡婉英与林世杰关系的纯洁性。很明显,在这两个问题上,两个人都无法自圆其说。胡婉英将所有的责任都推在金亚平的病因上,而金亚平则坚称胡婉英与林世杰是情人关系。

  无性婚姻的确让人苦闷,出于人性的角度,记者对胡婉英表示同情。然而,金亚平患病是胡婉英寻求婚外情聊以慰藉(按照胡婉英的说法)的原因,但绝不是她犯错的借口和理由。如果胡婉英借此光明正大与另一个男人形同夫妻,并阻止金亚平的干涉,则显得很不地道。

  所幸,这对夫妻在记者引导下,试着回忆对方的优点,双双流露出了爱意。通过劝说,胡婉英终于答应回归家庭,好好过日子。毕竟少年夫妻老来伴,她和金亚平已牵手大半生,两人有共同的孩子,还有很多需要两个人共同完成的事务。希望他们继续携手走下去!

友情链接:    >>> 更多链接 >>>

美好同类 旗下网站   版权所有:兰草之恋  邮箱:957669492@qq.com

Copyright© 2010-2018 hunlian100.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苏ICP备1022495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