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官集体相亲--军人的婚恋难题
发布日期:2012-06-23     来源: 瞭望东方周刊
北京卫戍区一半军官的配偶是老家的“农村人”,25岁以上还没有对象的很普遍,30岁以上没有谈过恋爱的军官占3%

    陈爽面对礼堂里众多的年轻女子有点懵,他傻傻地看着对面的一个漂亮的女孩子,对方也不停地往这边看,但是他不敢过去说话,带队的干事一把将他推过去,他才不好意思红了脸,向女方开腔。

    8月6日上午,来自北京卫戍区、海军、二炮、武警部队等单位的100多名青年军官,齐赴北京卫戍区大礼堂相亲,女方则是北京市妇联婚姻家庭咨询服务中心带来的100多名年轻女孩。

    据了解,此次鹊桥会是北京市双拥办、市民政局、北京卫戍区政治部、市妇联等四单位为庆祝八一建军节联合举办的双拥活动。

    “解决军官实际困难”

    陈爽今年28岁,是团队里公认的“优秀军官”,军校大专毕业,屡次立功,他的先进事迹曾经被几家媒体报道,但是他至今没有谈过女朋友。

    他认为原因是“一年365天,有360天都在野外训练见不到(女)人”。陈爽主要负责士兵的野外训练。

    像陈爽这样的情况,部队里还有很多。参与组织此次鹊桥会的北京市民政局优抚处处长王全三对《瞭望东方周刊》说:“有些在基层工作的军官,因为工作环境封闭,与女青年接触机会少,我们组织这个拥军活动,就是为了解决部队军官的实际困难。”

 

 王全三介绍,这个活动是北京市民政局为八一建军节组织的系列活动之一,“当时就是想为基层部队解决点实际问题”,经过了解,找对象是军官们迫切需要解决的“困难”,于是北京市双拥办、市民政局、北京卫戍区政治部、市妇联几家单位一拍即合。

    鹊桥会从6月份就开始组织,市双拥办出资五万元,作为此次活动的经费。北京市妇联婚介咨询中心负责征集北京的女青年报名,并委托丰台、西城区妇联帮忙,最后在北京各区县征得女子百余名。

    北京市妇联婚姻家庭咨询服务中心干事商蓝果介绍,此次鹊桥会只在年龄上设限,女方要求23—28岁,男方要求25—28岁,军官没有军衔限制,但必须是军官,“普通的士兵不能参加,因为他们将来必须复员回家,如果在服役期间找对象应该找家乡的姑娘。”

    鹊桥会上,男女各分成五组,每组约20人,轮流谈,每人每次限时五分钟,每个军官有和20个女孩子接触的机会。

    陈爽被推上前去后,和那个女子谈了10分钟,“我说不想轮了,她非要轮(和别人再谈)。”他和记者说起来还很遗憾。

    怀念“激情燃烧的岁月”

    解放军总后勤部军官关大学看到百名军官与百名北京姑娘“鹊桥会”的消息后说,“现在还有年轻女性对军人感兴趣,我真的感到很安慰。”

    许多人对军人婚恋的认识来自电视剧《激情燃烧的岁月》,打仗归来的英雄石光荣看上了充满青春活力的地方青年储琴,通过组织安排,30多岁的“大龄青年”如愿以偿地把如花似玉的小姑娘娶回家。

    然而,激情燃烧的岁月一去不复返了。

    “那样的故事只能发生在军人被普遍崇拜的年代,我妈就是那个时候稀里糊涂地嫁给了我爸。但是以现在军官的社会地位和经济地位,不可能了!”北京军区某部的范营长感叹道。

    “现在是和平时代,军人形象慢慢被淡化了。改革开放以前军官有钱花,有饭吃,有衣穿,姑娘们争着嫁,现在的军官可能没有那么大的吸引力了。”关大学分析说。

    《瞭望东方周刊》在国家统计局和人事部了解到,1980年营级军官每月工资70多元,与之同一级别的地方科级干部工资是50多元。现在营级军官工资约为1500元。

    “准确地说,部队工资略高于地方,但是地方公务员的财政补贴比较多,有的地方补贴远远多于工资,而部队只有工资。”人事部政策司的一位官员解释说。

    范营长是在地方大学毕业后参军的,今年30岁了,还没找到女朋友,这是他参军的时候没想到的。

    没时间也没钱谈恋爱,是军官们普遍的认识。以范营长的收入状况为例,每月工资1480元,除此之外每年还有800元奖金和800元第13个月工资,这是他一年能拿到的所有现金。

    他曾经碰到过理想的人选,但是自动放弃了,“因为我没钱,我替她觉得委屈,现在年轻的女孩子谁不想花钱痛快,日子舒坦,谁还会为了看不到、摸不着的将来的伟大的爱情而忍耐呢?”

    范营长如果找一个农村姑娘结婚,再熬四五年也能让女方随军,拿到北京市户口,但是作为一个大学毕业生,他想找有文化、有工作的,“这个平衡点太难找。”他说。

    由于类似的原因,很多军官不得不降低标准,到家乡找对象,据卫戍区政治部某干事透露,卫戍区一半军官的配偶是老家的“农村人”,25岁以上还没有对象的很普遍,30岁以上没有谈过恋爱的军官占3%。

    卫戍区李干事带队参加了这次的鹊桥会,虽然他现在单身,但是只能看着别人谈。两年前他的老婆和别人“跑了”,留下他和2岁的女儿再也没回来。

    他说和老婆发生感情危机主要是因为“见面少”,照顾不上家里。同在北京,他在丰台,老婆在朝阳,但一个月最多只能见两次面。老婆曾经找到部队几次,领导马上找她谈话,表示会影响他的工作,以后她再也没有来过。

    李干事类似的情况在他的团里还有两个,他并不怨恨背叛他的妻子,反而认为“谁找军人,就是傻”。他说,“有了孩子以后,生活中的事情都要自己料理,女方压力很大。”

    如何提高成功率

    那天鹊桥会后,陈爽给他心仪的女青年打了多次电话,但对方没有接,他又发短信问“能不能继续发展”,对方回“做普通朋友”。回忆起当天的谈话,陈爽说女青年问他“是不是在乎钱?”他答“不是很在乎”。

    “我们团相亲去了八个,都没有进展。”一位当天带队的干事告诉《瞭望东方周刊》。

    26岁的小学教师盈盈是此次鹊桥会中的女青年之一,她说,自己之所以想找军官,是因为看重对方的人品。“我接触过的很多北京男孩子太浮躁,过分依赖父母,当兵的受过多年的训练,工作踏实、独立能力和责任心比一般人强,这样,将来在生活上不会让我太操心。”她说。

    一位军官分析了部分参加相亲的女孩子的想法:在婚恋上受过打击,想找一个踏实稳定的;家里有钱性格娇纵,想找老实本分的;家庭状况不好,看重军官可以分到房子的;自身条件不好,找对象有困难的。

    商蓝果说,“军官们很想和有北京户口的女青年结婚,这样他们转业可以直接留在北京工作。”

    既然有了结合的“平衡点”,似乎就有了成功的可能。

    范营长这次没参加“鹊桥会”,因为以前部队也搞过类似联谊会、舞会,军官和女青年可以跳舞聊天,但是成功率低。他还认为部队不重视基层军官的婚恋状况,类似活动一年最多才组织一次。

    王全三表示,这是市民政局第一次出面组织这样的活动,以后还要多组织,而且要在形式上改进。

    盈盈也觉得“鹊桥会”需要改进,因为五分钟时间只能问问对方名字、年龄、家乡等这些大问题,彼此留个电话,对方的性格、爱好等很难判断,而且一次见那么多,“上午见了,还没到下午就弄混了”。

《瞭望东方周刊》实习记者柴爱新/北京报道

友情链接:    >>> 更多链接 >>>

小草残疾人网 旗下网站   版权所有:兰草之恋  邮箱:957669492@qq.com

Copyright© 2010-2017 hunlian100.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苏ICP备1022495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