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光嫁人却换来无性婚姻
发布日期:2012-04-14     来源:长江日报

 风光嫁人却换来无性婚姻

        在那之后,我走马灯似地相过不少亲,工程师、军人、销售经理……形形色色的男人,我却始终找不到感觉。一晃又是两年过去,我已经30岁了,人人都说我挑剔高傲,我不解释。

 ★倾诉人:万晓芬,女,42岁,职员

  ★精彩导读:结婚时,31岁的万晓芬已是剩女,千挑万选,她才选了40岁的高工孟则非,结婚不久,他们的孩子出世,没想到从那以后,孟则非陷入保养怪圈,拒绝夫妻生活。将近十年,万晓芬人前无限风光,人后却遭遇难以启齿的尴尬事。这样的婚姻,还有继续的必要吗?(文中人物均为化名)

  ★记者印象:四十出头的万晓芬看上去并没有做什么俍

  千挑万选的幸福

  女人超龄而不婚,不管如何优秀,在别人眼里总是异类。纵然我是闺蜜中惟一一个从老家小城考出来的本科生,并顺利留在了武汉,但每次回家过年,朋友们聚会,听她们聊到婚后的幸福和风光,并打趣我,我心里是很不舒服的。

  大学时谈过恋爱,男友家因我是外地而强烈反对,分了手。上班了,我外表尚可,那时也年轻,身边也不乏人追求,但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谈了两个,却总觉得感情不到位,最后不了了之。我是那种追求完美的人,注重细节,男人有点小小瑕疵就觉得不堪入目,一旦有了反感就很难再有好感。

  25岁到28岁那会,单位的同事小梁正在狂热追求我,他是办公室的,热情开朗,爱好运动,吹拉弹唱都会一点,可以想见婚后的生活会如何多姿多彩。他追得热烈,我也不由自主地被他吸引,恋爱谈了几年,他对我非常非常好,我们也都见过了双方父母,一切看上去都很顺利,可我的心却隐隐有着失落,我对他还是不满——他不是做技术的,我根深蒂固地认为,只有做技术才是惟一出路。他家的条件也不好,母亲还是残疾。

 在小梁再一次向我追问婚期时,我找理由跟他吵了起来,吵到最后我说分手,他一怒之下摔门而去。我再没有理过他,当着单位同事的面,我对着捧着饭盒帮我打饭的小梁说,我们都分手了,你再献殷勤也没用!

  我们成了陌路,小梁半年后申请了调离。他走的那天我也没去送他,我想我既然做了选择,就应该狠心。

  在那之后,我走马灯似地相过不少亲,工程师、军人、销售经理……形形色色的男人,我却始终找不到感觉。一晃又是两年过去,我已经30岁了,人人都说我挑剔高傲,我不解释。

  在几乎心灰意冷时,单位的一个大姐给我介绍了孟则非,40岁,高工,丧偶,大姐说他人非常好。见了面,竟有意外惊喜,他长相端正,身材匀称,谈吐不错,比那些歪瓜劣枣的相亲人要强多了。

  不过为了慎重,我还是好好考察了他,我早早就向他提出要见他的同事朋友亲戚家人,可他们都众口一词地说他好,他对我也不错,虽然比不上小梁的那种贴心贴意,有时还有点大男子主义的固执,但我偏就喜欢,觉得那是一种男人气的体现。

在31岁,我终于成功地把自己嫁掉了。出嫁的那天,我收获了一堆闺蜜们又羡又妒的眼光。

  他的外号绵里针

  结婚度蜜月去的海南三亚,我第一次发现则非的性格中有超乎常人的固执一面。我们订下的酒店因故给我们调换了房间,孟则非不依不饶,非要原来订下的一间,哪怕是对方给出了更优惠的调换条件也不干。在酒店大堂,他一直坚持己见,我拎着行李站在一边试图劝说可他根本不理,弄得我非常尴尬。但他的固执也无法让人心生恶感,因为他不吵不闹,就是面带微笑一直说NO,宾馆到最后只好答应了他所有要求。

  那天休息了,我跟他开玩笑,说他应该起个外号叫绵里针,他也笑,说好多人都这样说过他了。那时我可不会想到,有一天他会在我身上把这种固执发挥到极致。

  蜜月归来,我就发现自己怀孕了。怀孕可让我吃了大亏,从怀上一直到女儿出生,我都在吐,什么也吃不下,闻到什么就吐什么。则非那时总怕孩子营养不够,搜肠刮肚地给我找吃的,半夜我说想吃烤红薯他披件衣服骑个自行车满城地给我去找,他包了所有的家务,怀孕后期我脚肿了他天天给我打洗脚水洗脚,那段时间我真的是挺感动的,觉得自己是天下最幸福的女人。

 女儿出生了,他把婆婆接来照顾我们,他自己一有空就回来洗衣服,洗尿片。我吃不完的剩饭剩菜他直接往嘴里倒,抱着女儿笑得十分开心。他的前妻身体一直病歪歪的,直到去世也没给他留个孩子。他四十多岁才有个女儿,宝贝也是自然。

  我和婆婆之间相处挺融洽,她给我讲了则非的很多故事,我才知道,做到今天这个位置,则非吃了多少苦,用了多少心。则非的前妻文化程度不高,他们一直处得不是很愉快,所以后来,则非再婚,择偶的第一条件就是学历高,学历使我们结缘。

  婆婆的到来使我全方位地认识了则非,也让我更珍惜我们之间的缘分,然而不久之后,家的温暖气氛渐渐降了温。

  无性婚姻令人无奈

  从发现怀孕开始,则非就和我分了床。家里像宾馆一样,摆两个单人床,那时我只觉得他是为我着想,生了孩子,两张单人床旁又放上孩子的小床,每天晚上都是他给孩子换尿片,孩子一哭他就起来,我只负责喂喂奶,照样睡。可孩子一岁了,则非仍然没有合睡的意思,那时我们天天围着孩子打转,也想不到别的上面去。

孩子两岁时,单位分给他一套三室一厅的福利房,则非干脆搬到书房去住了,他说他晚上要画图,孩子太吵。我起先还觉得挺好,他做了不少私活,家里的经济条件是越来越宽裕,可时间久了,我就觉得,这叫什么事儿?他也才46岁,就算是人到中年,也不可能一点那方面的想法没有吧。

  我们是夫妻,可他对我没有任何情感上的亲近表示,比如称赞一下我的衣着打扮,或是用欣赏的眼光打量一下我之类的,没有,亲吻拥抱那更是别提,看着女儿,倒是一脸的含情脉脉。

  我以为他在外面有了别的女人,可是东查西查,什么也没有。在单位,他和女同事有说有笑,可就是没有一点绯闻。他不抽烟不喝酒不打牌,跟同事间的关系不远不近,他就像个苦行僧一样,躲在他的小书房里,看他的书,画他的图,赚他的钱,仿佛人生的乐趣都在此了。

  孩子小,单位的事情千头万绪,我又是个好强的人,心思不在这上面,所以我当时觉得,两口子这样相敬如宾倒也不错,直到我又遇到了小梁。

  说来意外,其实也在情理之中,我们两人单位相隔不远,孩子上的又是同一所幼儿园,他的孩子比我小一岁,天天接送,就碰上了。

  起先我们只是点头打打招呼,慢慢还站着说两句话,孩子都这么大了,还有什么芥蒂放不下呢。我对他已经没有什么感觉了。

有天他因公来单位办事,说顺路请我吃饭,我想着没什么,答应了。没想到一落座,他就叫了两瓶酒,温情的叙旧慢慢变成了恼怒的质问,我可没想到,当初我的绝情成为了他心里的一个结。他说他当年没有来得及问,现在一定要问我,婚房都装修了,为什么要分手?原因是什么?他说他成了所有人的笑柄,他妈妈还气得得了高血压。我无言以对。

  他借着酒意忽然就跑上来抱着我,他抱得很紧很紧,还吻住我不放,他恶狠狠地说他太亏了,当初就该睡了我,让我老公先戴绿帽。我被他吓坏了,费了很大劲才推开他,让他慢慢平静,再后来,我落荒而逃。可是就像一滴油掉进了开水里,我所有的情绪啪啪地炸开了——这么强烈的爱,这么激烈的表达,为什么我从来不在则非身上看见,生活的确是平淡的,但这样的平淡,是正常的吗?

  回到家,我抱着则非不放,我说你多久没亲近我了,你到底爱不爱我啊?则非被我的情绪感染,那天表现得很有激情。可是激情过后,他又要回书房去睡,我问他为什么,他说,晓芬你不知道,结婚时我就查出心脏有点问题,医生要我保养,少做激烈运动。夫妻之事最好能免则免,我比你大十岁,我还想和你一起活到老呢。

  我被他的话吓了一大跳。第二天到处找熟人医生询问,医生说他那只是有点心脏房颤,根本就不影响正常生活,要他放心。我回去告诉则非,他却说,房颤到最后就会变成室颤,危险得很,我不搞这种危险的事。

偏偏,从那晚开始,每天晚上,我都会想起小梁,想起那个强有力的拥抱,那个热烈的吻,越是强迫自己不想越是想,越想心里越乱,我就会去书房找则非,而他,却是坚决地拒绝。

  拒绝了两次,我也有点恼羞成怒,不要就不要吧!

  他不需要,我不主动,书上说夫妻两三年没有同房便是无性夫妻,我们这一搞就是几年。

  好男人带来的伤

  除掉无性,则非在生活里是无可厚非的好丈夫。没任何不良嗜好,钱赚得不少,更没那些花边新闻,逢年过节回我家,一回家他就挽起袖子下厨房,做清洁,嘴巴又甜,把我爸妈哄得团团转。弟弟家要买房装修,我跟他一提,他说你拿主意,说几万就是几万,爽快得很。他的工资卡奖金全部上交,我管家,买什么贵的他都不说什么,他说只要给他三餐饭他就满足了。在女儿面前,他是慈父,宠得无法无天。从前年开始,我的父母每年都来我家住上半年,他比我和我爸妈的感情都要好,我妈快活得都不想回去了。

 我们又换了170平米的大房,车子也买了,人前真是风光无限。可是,我的脾气却越变越坏,心里总像窝着一团火无从发泄。我觉得则非拒绝夫妻生活是种心理疾病,我暗示性地给他找了些书看,他看是看,哈哈笑,却就是不愿意搬回卧室来。他们单位每年都要体检,他只要查出点什么小毛病就绝对再立下新的生活禁忌。比如血糖高点,他就绝不再沾糖,连水果都不吃,再比如血脂高点,他就整整一年都是素食,直到第二年检查正常为止。当然,那个心脏房颤总是有点,所以,我们就还是要一直做无性夫妻。

  我没有想过离婚,可我是个正常的受过高等教育的女人,我知道夫妻生活对于婚姻的重要,但偏偏又无法启齿,这样的生活要持续多久呢?我该怎么办?

  对症下药

  记者张茜

  ……………

  性是种正常需求,理所当然,无需为此而觉得羞耻。

  倒是拒绝夫妻生活的孟则非,也许是当初前妻的离世给了他巨大的心理冲击,使他怕死到了病态的地步,或者是太过自爱而忽视妻子的正当要求,无论哪种,都建议做做治疗研究下他深层次的心理原因,对症下药。

  夫妻相处模式,有平淡的,有热烈的,有有如亲情的,但无论哪种模式,一定都是正常的,而不是病态的。

友情链接:    >>> 更多链接 >>>

小草残疾人网 旗下网站   版权所有:兰草之恋  邮箱:957669492@qq.com

Copyright© 2010-2017 hunlian100.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苏ICP备10224953号